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一个极为妖媚的女子节能

2020-10-27 来源:

她,一个极为妖媚的女子!有着白晰柔滑的肌肤,明媚靓丽的外表。虽说是略显娇嫩却依然清纯的气质,成熟妖娆,动人心魄的玲珑身段!

而今晚,就着寂寞的苦酒,孤独的理由;她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堕落的借口!

她一身黑色的真丝连衣裙,慵懒地斜靠在吧台角落里.悠闲地晃动着,手中高脚杯里腥红的美酒。

舞台上闪耀着不停变幻的霓红灯光,横七竖八地来回滚动!刺耳而喧嚣的音响,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杂乱而浑浊的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烟草味,酒味,香水味……

舞台上疯狂扭动的年轻人,踩着音乐的节拍,恣意地挥霍着只属于青春的活力!

而她则冷眼看着,一杯接一杯地灌下那些令血液沸腾,令灵魂燃烧,令神智丧失的腥红液体!她妖娆的像个暗夜里的妖精!

……

直到她手中的酒杯,被人不客气地强行夺走!

“云清歌一一!!!你丫的疯了吗?不就是一个男人吗?!你置于如此作贱自己吗?”风清舞一把夺过云清歌手中的杯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云清歌的目光落在了遥远而不知名的角落里,那轻柔如水的目光中包含着浓浓的思念,痛楚,忏悔,自责,绝望……种种思绪仿若透明的琴弦一样纠结在一起…在她美丽的眼眸里缱绻荡漾……

听到风清舞的声音,她唇色一白,轻咬下唇.下意识地抖了一下,却只是在一瞬间便又恢复了从前的温婉如水,清新如莲,浅笑吟吟地望着风清舞。

“清舞,你好像弄错了吧!”云清歌云淡风轻地反驳道.“你不会以为,我是为情所困才如此落寞吧!?”

“难道不是吗?”风清舞相当肯定。可是……她看看云清歌冷漠镇静的模样,不禁也有些疑问。

根据风清舞对云清歌的了解,清歌最不屑的就是爱情这东西了!爱情,在她看来就是一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爱情是当今“情感批发市场”上最不货缺的赝品,是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最大的欺骗!云清歌是不可能会为情所困而如此作贱自己的。可是……现在的她这又是唱地哪一出儿?

“那你……又为什么出现在这……声色犬马之地……独自一个人喝闷酒?”风清舞满腹狐疑地望着云清歌。

从前的云清歌是美丽的,仿若一朵盛开在旷野里的空谷幽兰,寂寞而高贵!而现在的她更美,多了份成熟的妩媚。沧桑的楚楚动人。她的悲伤,她的落寞,她的后悔,她的绝望,使她显得更加美丽绝俗!美得令人心悸!

“是关于我母亲的……”云清歌吸了吸鼻子,悲伤如同突涨的潮水将她淹没!

“你母亲?……你不是非常地恨她吗?……恨她作伪证,害死了你亲生父亲!”风清舞疑问重重地望着云清歌。

云清歌痛悔难挡地摇摇头,“错了……错了,一切的一切……全错了……”

“错了?什么错了?不会是……?”风清歌欲言又止,为自己可能猜中的事情而惊骇不已!

“嗯!你所料不错!当年……是我养父盛翼宁,撞见了母亲和生父水浩燃的私会!恼羞成怒之下动手刺伤了我生父!”云清歌语调哀伤地回答道。

“晕死!这个……这个也……太狗血点了吧?!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蹲大牢那个盛翼宁是你养父,而至今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的水浩燃是你生父……所以,当年……你母亲才那么偏执地非要指证盛翼宁……原来……那个……让你恨得牙根都痒痒的水浩燃,才是你生父!这也……太……戏剧性了吧!?”风清舞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望着云清歌,不可思议地说道。

“嗯!”云清歌缓缓点了点头。

“那你岂不是白白冤枉了伯母整整十九年吗?”

“嗯……正因为我对母亲那明显的恨意……母亲病倒了……”

“哦!……那你现在的养父关帅峰,他清楚你母亲的这些过往吗?他又是什么态度?”风清舞好奇地问道。

“关叔叔,他清楚所有的一切!包括我母亲和生父当年的恋情……以及后来……因为我外祖父的病情恶化,母亲急需用钱……迫不得已才下嫁给了我养父……”

“哇!关叔叔实在是太伟大了!清楚你母亲的一切过往,还能一如既往地深爱她至死不渝!待你也是视如己出,啧!啧!啧!伯母能遇到这么好的绝世好男人,实在是她人生最大的幸事!”风清舞在一旁大发感慨!

云清歌在一旁黯然神伤,为自己误会了母亲这么多年而深深懊悔不已!

“行了!云姐,你就别在这儿自怨自艾了!现在你要做得是:要么,赶快振作起来,赶紧回家一趟去把这误会疙瘩解开!要么,我今晚舍命陪君子,咱们不醉不归!全当为你饯行,你看如何?”

对于风清舞的善意,云清歌报以柔和地一笑:“丫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什么‘舍命陪君子’的就不用了!倘若我俩都喝醉了,那谁来负责送我回家呢?不如,……嗯!这样吧!我好久都没有看到你跳舞了,麻烦你去秀一段时尚的劲歌热舞,全当给我解闷!如何?”云清歌一脸促狭,狡黠的笑意。

前后也不过两秒钟的时间,表情反差实在是太大了!简直是判若两人!刚刚还一幅半死不活,满怀愁绪的林黛玉模样儿,现在却一脸的讳莫如深,眼中更是闪烁着令人难以忽视得耀眼,璀璨的精光!显然,风清舞早已对云清歌瞬息万变的莫名情绪见怪不怪了!

“好啊!没问题!承蒙云姐抬爱,奴家我可是受宠若惊啊!小女子不才,这就去给‘云公子’秀一段!权当助兴!”风清舞故意咬文嚼字地调侃了云清歌一番!

“死丫头!就属你贫!”云清歌轻嗔薄怒地笑骂道。

风清舞已经站起修长俊美的身形,单手撑着吧台,“噌”地一声,轻盈灵巧地翻身上了堪称是“群魔乱舞’的舞台!

无疑,风清舞的加入,如同一朵绽放在午夜里的昙花一样!卷起不能抗拒的馥郁浓香和难以阻挡的惊世魅力!

风清舞美丽,高贵,洒脱,帅直!她在舞池里旋转,飞扬,措步,纵身而起,再帅气地在空中一个“云里翻”轻盈飘落……舞步狂野,奔放,自然,洒脱!有着笔墨难以描述的绝世风采!!!在每一个看到她的人的心头狠狠烙下永不磨灭的芳踪影迹!

但见她飞旋,转身,踏步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似流风回雪,优雅飘逸,潇洒脱俗!

那满场飞扬的身影令人眼花缭乱,她那脚下的舞步繁琐而复杂令人目不暇接!一个冷魅逼人的回眸,一抹邪气调皮的微笑,还有那与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傲然气质!无不看得令人步步惊心动魄,沉醉迷离!

幸好,风清舞今天穿的是中性的黑色衣裤!上身是黑色的真丝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牛仔裤!合体的剪裁,将风清舞颀长潇洒的身姿衬托得匀称完美!

窈窕的身段,修长匀称的完 部曲线,在这套贴身的衣服勾勒下,展现出去令人无比垂涎的绝世风情!打破了风清舞一直以来率直,随性,帅气,脱俗的容貌气质!呈现出邪魅,性感的诱人味道!黑衣的清舞莫名地多了令人心颤的邪魅性感,以及令人无端发汗冷凝深沉!

再加上黑色的半高跟马靴,更是强调了一股冷然高傲,睥睨众生的尊贵气质!一条银色的颇具装饰性质的宽边腰带,随意地束在腰间。在一身黑色中平添了一抹复古的典雅高贵!柔化了一身冷冽的性感,顾盼间令人屏息凝神!再加上一头长发,不若平日高高束起,而是以黑带随意地束在脑后,一些不听话的发丝散落在光洁的额前,秀美绝伦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摄人心魄的光彩!这哪里是平日里宛若谪仙下凡?分明是妖孽转世好不好?!

黑衣的她,如同月华泻地……空灵,秀美,光风霁月,耀眼,璀璨如同天上最明亮的星辰!即便是黑夜,也掩盖不住她那皎若明月的高贵冷华的气质!

她,就是爷爷为自己千挑万选,选中的孙媳……孟夜倾一脸高深莫测,颇令人玩味的笑意冷冷地注视着,台上跳舞跳得堪称一舞倾城的风清舞!

舞台上跳舞跳的恣意洒脱,青春逼人的风清舞,突然感受到那冷冽而又意味不明的探索的目光……在她不经意的抬眸间,她准确地捕捉到了人群中桀骜不驯的他!

他如昂首向天的雄鹰一样,气势逼人!在他身上有一种傲视天下的邪佞霸道!好像天地间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掌控在手中,他可以傲视苦难,在天地间挺立卓然!

风清舞帅气地轻挑一下眉锋,以一个完美的动作结束了舞蹈!

“噌”地一声飞身跳下了舞台,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孟夜倾身边。

“嗨!帅哥,来让姐我非礼一个先!”风清舞一副正宗小太妹兼女流氓的调侃腔调!她故意摆出一副色迷迷的神情,要笑不笑地盯着,孟夜倾那张完美得,堪比古希腊天神的英俊面孔!

孟夜倾哭笑不得地,望着这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小丫头。

“丫头!你确定真的要非礼我?!”

风清舞赏了他一个白眼,“非礼你?!切!姐,逗你玩呢!我还不如去非礼云姐!”

孟夜倾“哈哈!”大笑,“有意思!你这丫头够味!很对本大爷的口味!来,妞儿!麻烦你再去给大爷我秀一段,跳得好的话,爷有赏!”孟夜倾一脸理所当然,颐指气使的欠扁模样。

“叭”地一声,风清舞很不客气地,抬胳膊给了孟夜倾一记肘拐。

“秀你个头啊!去你丫的,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呀?你算那根儿葱?居然色胆包天,敢命令姑奶奶我给你跳舞?想看我跳舞,等下辈子吧!”

“下辈子?不会吧!”孟夜倾故意作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叫道。

“丫头,要知道:你可是我选定的妻,相信我!早晚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地只为我一人而舞的!”孟夜倾自信满满地宣称道。

“你选定的妻?!我呸!你丫的,臭小子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你丫的,是打哪个精神病院逃出来的?怎么满嘴胡言乱语,胡说八道啊?”还没有等孟夜倾回过神来反唇相讥,就被风清舞一顿夹枪带棒的臭骂,骂了个张口结舌,无言以对!这丫头骂人的功夫,还真是……毫不客气又别具风格啊!

“清舞,算了!还是别惹事了,我们该走了!”一旁的云清歌看到风丫头的脸色不对,连忙走过来轻声软语地劝说道。

“两位美女,需要我们帮忙吗?”几个顶着乱七八糟颜色头发的小痞子,看到这边出了状况,也不甘示弱地凑了过来。目的很明显,无非是想趁乱揩点油,占些便宜罢了。

“好狗不挡道!趁我还没发火儿之前,麻烦你们给我自动消失掉!否则……”风清舞眼中闪过一道犹如利刃般的寒光,口气不善地警告道。

“哟!好像有点意思啦!”孟夜倾抱着肩膀,支着下鄂。他禀持着有热闹不看是傻蛋的愉悦心情,乐得自在地在旁看热闹!

“可恶!”风清舞撇了一眼满脸欠扁样的孟夜倾。说实话:比起那些不入流的小痞子,她更讨厌眼前这个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凉薄小人!

“哟!小美人的脾气,还真是……啧,啧,啧,让人不敢恭维啊!”一个满脑袋红毛的痞子咂巴着嘴,嘻皮笑脸地凑了过来。

“滚!一一一”风清舞抬手就是一拳,毫不手软地攻向那张泛着 ,下流与欲望的色脸。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类似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可惜,随后便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压了下去。

“下次找女人的时候,眼睛要放亮一些!”话音落下的瞬间,风清舞嘴角一扬,勾起一抹冷冽的淡笑。回身疾转,一脚踢向那不怀好意的痞子下巴。

片刻间,在这昏暗的舞厅里。只见一个面容绝美的女子,凌厉的身手在有销量也很少。卖不掉的活鸡限的空间里飞扬,一拳一脚都有着说不出来的韵味!

“切!这么快就结束了!真没意思,一点都不过瘾!”风清舞拍了拍手,斜睇了一眼愣在一旁,吓得目瞪口呆的男人。耸了耸肩膀,慵懒地开口调侃道:“希望你可以坚持的时间长一些!”

那个吓得体如筛糠的小痞子,看了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同伴。那肿得像猪头的面孔,早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乌黑的眼圈下被打得塌陷下去的鼻梁,还有那被踢碎的下颚骨,以及破裂的唇角半张开着,发出含糊不清,破碎不堪的呻吟声。

“不…不用了!我…我立刻,就走!”小痞子吞了吞口水,有点口齿不清,胆战心惊地说道。

“想走!恐怕,由不得你了吧!”云清歌笑靥如花般地,随手从吧台上拎起一只空酒瓶。照着那个准备逃之夭夭的小痞子,“唰”地一声,就砸了过去!出手那叫一个快、狠,准!手底下却一点都不含糊,丝毫不见适才的担忧与哀愁。转瞬间,就变身为英姿飒爽,身手不凡的侠女!

风清舞冷冷地睇了一眼,那个被云清歌砸倒在地的小痞子。小痞子被砸的头破血流,早已吓的魂飞魄散,体若筛糠,浑身哆嗦!心里那个后怕啊!这两个美女可是个狠碴子,绝对招惹不得,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小命就交待在这儿了!

风清舞和云清歌漫不经心地穿过灯红酒绿的歌舞厅,在万众瞩目下出了KTV。走向灯光昏暗的地下停车场,不期然那个可恶的孟夜倾,也慢悠悠地跟了出来!

共 644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展开了极具幻想力的笔触,描写出了两位绝佳美女云清歌、风清舞大闹歌舞厅,然后大战“佣兵”的场面。故事情节有些怪异。向作者建议,注意情节上的前后连贯。向作者问好致意。【:翔鹤掠雲】

1楼文友: 1 :19:00 望作者能有更好的作品登陆江山,向作者问好!

回复1楼文友: 17:28:22 初冬薄雾漫长亭,瘦柳孤舟岸冷清。 阡陌幽幽莺雀去,海河淡淡隐浮冰。 风寒难阻思乡意,霜冷尤添念友情。 漂零异地迎冬至,共餐饺子祐安宁。

冬至快乐,饺子节快乐!

至于,您提到的情节 我会注意的,谢谢!

不过,您可能没有注意到,文中的佣兵是来杀孟夜倾的 风清舞只是顺手作了一次美人救英雄而已

这本来是我的一部长篇小说,我截取了其中的一个情节

2楼文友: 17: 2:20 时光荏苒,流年婉转。

我,独自一人,站在季节的边缘,

看着那些温暖与灿烂,渐行渐远。

回眸往事,那些花开,那些璀璨,

那些柔软,那些惊艳,那些相见,

如数被岁月浸染,被光阴暗淡;

流年似水,繁华三千,

没有谁是谁的永远?

没有谁是谁的不变?

没有谁是谁的无可取代,

没有谁是谁的轮回佛前

久经世事,饱尝辛酸,

到了最后,终于明白,也终于看淡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你若安然,我自清淡!

此笺献于我爱的与爱我的人!

希望你们幸福,健康,平淡,5月7日下午安稳,

一世长安!

楼文友: 06:06:5 虽然没有 精 的标志,但是我看到了作品的亮点,看到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该文虽没有红豆闪光,并不影响作者的荣誉,相信远方的文友不为红豆去恢心,我读了该作为你赞一个,这部作品是我心中的 精 。我们携手前进在江山文学大道上。问好!握手!

回复 楼文友: 19:27:04 过奖 嗯,还有谢谢你的点评。回你一首小词。

《踏莎行》

山聚青岚,林穿紫燕,

眉腮杏眼风情漫。

雅园幽径踏芳丛,

玉枝窈窕嫣红遍。

水净沙清,平湖落雁,

渔歌唱晚江如练。

今樽对月醉流霞,

烟波画舸春拍岸。

4楼文友: 2 :44:07 不能摘录长篇,删改成短篇,只可以将短篇扩展成长篇。我刚开始也想摘录长篇,社长说这样不允许。

回复4楼文友: 19: 5:17 我这篇的确是长篇小说中的一个片段呀

丁桂儿脐贴治疗积食
孩子不爱吃饭
软肝需要全疗程用药吗
友情链接
西宁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