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霸者何为第603章强匪议事节能

2020-10-27 来源:

霸者何为 第603章 强匪议事

第603章强匪议事

面对王一吼的威逼,苏弛表现的很镇静,直言无法做到,还让王一吼改天再来,但是王一吼自然不愿意轻易离开,所以又表示如果苏弛不能准时交出那么多粮草,那就先拿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换取宽限时间,毕竟他们远道而来不能空手而归。

既然王一吼降低要求,苏弛不能把情况闹得太僵,结果答应王一吼尽量在天黑之前,把一些东西送到夜军要扎营的地方。到此,双方最终达成协议,然后王一吼按照计划带着五百夜军离开,退到距离琴城十里处安营扎寨。

从王一吼带着五百夜军离开渠城,再到抵达琴城要粮,王一吼的一切举动都被安插在两处城池中的强匪眼梢传到小阴山里。

在得到王一吼到琴城要粮的消息不久,那些首领还收到来自渠城的另一条消息,似乎迫于粮草方面压力,在几日伪善行径后,夜军终究露出他们真实的一面,今日一早便在城内挨家挨户收刮粮食,搅得渠城一片混乱。

在得到夜军大肆征粮的消息不久,邢虎带着三百夜军到城外狩猎的消息又紧随而来。现在那些强匪首领一边笑夜军假仁假义,一边商量着如何从混乱的局面中谋求利益。

他们的目标是对准着琴城,因为不管渠城的情况如何,那里都是他们洗劫过的地方,不值得他们再去一趟。

今日王一吼的行为让他们看到琴城形势的严峻,如果苏驰按照要求,把粮草尽数交与夜军,那损失最大的会是他们,所以那些强匪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在接到王一吼带兵离开的消息不久,琴城那边的眼梢又传回消息,苏弛在答应王但客观的现实是一吼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征集粮草,反而把几个家族的代表都喊到城主府中,显然是有要事相商。

根据琴城目前的状况,以及一直以来苏驰的态度来看,那些强匪首领可以猜到苏弛并没有按时交粮的打算,那么苏弛把各家代表喊到一起的行为十分值得推敲。

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最终那些强匪得出一个结果,苏弛不仅不想交粮,反而还想对夜军做些意想不到的事。虽然不确定具体是什么事,但想必一定不会配合夜军,所以事情似乎正朝他们期望的方向发展。

与此同时,留在城主府中的林玄仲同样在密切关注着外面的情况,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并无异常。

值得一提的是今日在与苏驰几次会面之后,之前内心多少有些忐忑的林玄仲渐渐冷静下来,在好好整理思绪后,反倒越来越有一种做为幕后操控者的特别感觉,似乎无形之中身份有些抬高。

在细细感受目前的心境后,林玄仲忽然有许多话想说,于是晚上没去参加苏弛特意准备的晚宴,反而直接命人送些酒菜到客房里,与李双喜边吃边谈。吃饭时,李双喜把今天打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林玄仲。

一边听着李双喜说话,一边喝着酒,想起渠城那些可怜的平民,林玄仲还真觉得过意不去。一阵酒意催使下,林玄仲不禁说起此次征粮所遇到的种种问题,结果还信得李双喜不得不安慰一番。

依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要想达成计划,不做一点牺牲根本不可能,所以不管是渠城的人还是琴城的人只能无奈地被搅进这趟浑水之中,聊到最后,两人只希望接下来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王一吼便带着五百夜军到北门讨要说法,问问苏驰为什么昨晚没把他们需要的东西送去。结果迎接他们的是琴城的城卫,王一吼的话刚说完,琴城内便冲出无数拿着兵器的城卫,此举已然代表着苏弛的回应。

人数悬殊之下,王一吼只能带着五百军士边打边退,一直退到营寨位置,按照计划,那些城卫自然没有追来。

回到营中,王一吼直接传信向渠城求援,一个士兵带着信件骑着快马很快抵达渠城,然后当天下午,一千夜军及时赶到夜军营地。

等到深夜,平常人都休息时,王一吼带着一千五百夜军在夜色中悄然行进,一直赶到北城关。到那里后,一众夜军才点燃各自带着的火把,同时将火把做为辨别敌我身份的依据。

下一时间,王一吼一声令下,一千五百夜军直接攀墙而上,与没有防备的琴城守卫打起来。

“当当当……”一阵兵器声中,琴城的守卫接连倒下,紧接着,夜军冲入城中,闹得城内一片混乱,惊的城内到处都有平民的喊叫声。一时半会,苏驰无法从琴城四周调来足够的守卫。等大批守卫到时,夜军已经在城内大肆搜刮一番,最终带着战利品返回营地。

一场战斗极其短暂,在琴城守卫假装不敌的情况下,夜军势如破竹,几乎没有死伤。等带着大量抢掠到的东西回去后,营地里一片欢呼声。

一直持续很长时间,营地才渐渐恢复平静,与此同时,大多士兵都已休息。

第二天一早,王一吼只带着几百夜军到北城关去见苏弛,明说昨夜的袭击只是一个开始。如果苏弛再不按时交粮,或是有什么反抗打算,那么下次夜军来时,琴城失去的将不止是北城关的守卫。王一吼言语之间尽是威胁之意,在向苏弛传达最后通牒后,王一吼又带着几百夜军神态自然地返回军营,与部下们大肆享受昨晚的战利品来。

军营里,一个个士兵把酒言欢,快活异常,好似根本不担心琴城的人敢来偷袭。之前,在王一吼带兵到北城时,昨夜那些受伤的城卫,早已被抬到城内。其中不少人因为伤势严重不治身亡,尸体已由家属认领,以至于今日北关内许多住户门前挂起白联,哭丧声连在一起,导致北城四处洋溢着一种悲哀的氛围。

事实上,死去的人只有极少数,许多都是苏驰命人假装,目的自然是为了使他们演的戏更逼真一些。此事倒并不在林玄仲的计划之内,不过着实是一个好办法。

眼下在北城门处,只有地上还残留着故意给强匪眼梢看的血迹。抛开这些不提,王一吼走后,苏弛和那些家族代表按照计划,一边命人四处收粮,一边再次传信给那伙强匪,向他们表达琴城想要不惜一切代价给死去的人报仇。在信件中,苏弛再次提及一旦计划成功,事后他们会给强匪丰厚的报酬。

在征粮方面,基于苏弛原本在城内的威望,加上昨晚夜军的震慑,各处地方都非常顺利,要征集到足够的粮草只是时间问题。

在与强匪合作那边,收到苏弛第二封求助信件后,那些强匪首领激动不已,可以说琴城与夜军的矛盾激化正是他们希望看到的事。现在他们等待的时机似乎已经到来,只不过他们原先的计划需要稍稍克里米亚今年3月举行公投后改变一下。

原先那些强匪是想坐岸观火,等关键时刻出手一举收拾了夜军与琴城势力,但现在看来与琴城合作似乎更有利可图。

“几位兄弟,你们觉得苏弛的话可信否?”

“应该不假。”

“夜军势大,想必苏驰真的是走投无路,才想与我们合作。”

“琴城虽然一直团结,但整体实力的确比不过一部夜军,现在夜军才来一半兵力,琴城已经无法消瘦,依我看此事万万假不了。”

一连三位首领表达他们的看法,一个比一个说的肯定。

“几位兄弟,那你们觉得我等是否可以先和琴城合作?”

“大哥,我觉得此事可行,如果苏弛能够按照约定给我们丰厚的报酬,那我们帮他们对付夜军未尝不可!”

“可是要是得罪了夜军,夜军来围剿我们怎么办?”

“夜军在此地总共才有一部兵力,如果可以与琴城合作干掉一半,那剩下的夜军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

“可是石岩城那里不还有一些夜军吗?”

“那也无妨,以我们对小阴山的地势熟悉。即便再来一万夜军,我们都能应付,再说夜军还要考虑冒险对付我们值不值得,毕竟占据优势的是我们。”

“这么说来,还真是如此。”

“对了,苏弛的话好像还有另一种意思。”

“什么?”

“如果我们不去帮他,那他极有可能按照夜军的要求来做,将粮草和财物都送给夜军。那之后夜军会聚到一起,我们便没有机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夜军把征集到的粮草和财物都带走。”

“如此说来,我们倒是不得不帮一下苏弛那个老匹夫了。”

“哈哈哈,五弟说的正是。”

“渠城那边情况如何?”一阵笑声过后,强匪大首领又说起正事。

“夜军还在那里强行收刮民脂民膏。”

“本以为那个白发小子是个大善人,没想到是个伪君子。”

“是啊,恐怕那统领身份应该是靠拍马屁得来的。”

“哈哈……”谈到林玄仲,刚冷静下去的几名强匪又忍不住大笑一场。

9个月宝宝腹泻
宝宝营养不良症状
沈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友情链接
西宁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