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坚守最后一课成都患癌老师课后54小时病逝

2019-06-07 来源:

坚守最后一课 成都患癌老师课后54小时病逝

5月8道 下课铃声响起,20多名学生起身鞠躬并齐声道:“谢谢卫老师,老师辛苦了。”老师卫容走到门口,说了句“同学们再见,放学了”,并向大家摆了摆手。

4月26日晚上9点,这一幕简单的送别发生在四川传媒学院摄影棚内影视摄影与制作专业2017级3班的电影照明课堂上,54小时后,4月29日凌晨3时,四川传媒学院副教授、高级灯光师卫容因患胃癌不幸病逝,享年62岁。

卫容生前曾参与创作近千部(集)影视作品,多次荣获“五个一工程”奖、“飞天奖”等。闲不住的“卫疯子”

卫容生前被朋友们起了个绰号叫“卫疯子”,只因为他干起活儿来不要命,闲不住也停不下。据卫容的好友,且同在四川传媒学院任教的黄晓峰回忆,卫容一直从事灯光照明工作,后被四川传媒学院引聘担任照明课教师,“他才执教几年,教龄不算长,但非常热爱教学岗位。不论是从业还是从教,他都专心得很”。由于工作的缘故,经常风餐露宿,饮食也无规律,卫容的胃长期不好,直到2017年查出胃癌晚期,当时他接受了手术,胃被切除了三分之二。

黄晓峰回忆道,当卫容知晓自己罹患胃癌时,他依旧保持着乐呵呵的姿态,与朋友们谈及时,很乐观,也很坦然,还常常提醒学生要吃早餐。手术期间,卫容在学校的课不得已停下。第二个学期,因为精神恢复较好,他又主动请缨,再三向学校申请上课。学校反复权衡之后,终于同意让他量力上少量的课。

闲不住的“卫疯子”一进课堂,便又一如既往地动起来了。因为照明课在摄影棚里,需要很多的实际操作训练。大三学生赵保栋回忆说:“他(卫容)上起课来很开心停不下来。”摄影棚里的道具和物品比较重,搬大灯连小伙子也觉得吃力,已经患病的他依旧两手一边一个。赵宝栋回忆道,在五一节前的实践课堂上,因为身体不适,卫容是坐着上课的。他一边喝水,一边指导操作,当有同学操作错误时,他又立马站起来调试设备,精神仿佛一下子又回来了。病重依旧坚守课堂

“不行啊,这学期还没完,我得把这学期熬过去。下学期再说吧,再交给其他老师。”“我把生死看得很淡,我把后事都已经安排好了。”黄晓峰回忆着卫容曾与他聊天的对话,不觉双眼湿润。

在病逝前两周,卫容在上课期间突然发病,便让学生跑去找黄晓峰要止痛药。黄晓峰一听顿觉不妙,赶紧到他上课的摄影棚,见卫容坐在沙发上,很难受的样子

坚守最后一课成都患癌老师课后54小时病逝

,但他不去医院,也不愿意回家,他担心的是还有两节课未上。黄晓峰一听便急了,赶紧把学生放学回去。卫容起身和学生把电源、灯具收拾妥当了,才让黄晓峰把自己送到教师临时宿舍。

一向乐呵呵的卫容,神情已经黯淡下来,身形已然瘦削,在同学们都穿短袖的日子,他还穿着羽绒服。

这时,他才觉得自己是确实不能上课了,但他还放心不下教具和课程的交接。最后一课成永别

4月26日,是卫容计划离校前的最后一天。当天上午,该校副校长、电影电视学院院长陈祖继到摄影棚看望卫容,当时卫容还在考虑教学工作的交接,他说:“过了五一节我就不来上课了。有关我的任课,我已交给其他老师,特别是照明课对剧情片的创作那一部分我己与其他老师对接,灯光实操课我已给相关老师交待清楚。”

卫容喘了喘气,他转身看见正站在旁边的班长说:“同学们以后也要认真听课哈。”说完他便将课程进度表交与其他老师,又将摄影棚的站灯设备及挂在墙上的线圈挨个儿做了清点,办了移交。

当周边人都在安慰他时,他笑了笑:“危险,这次恐怕挺不过。但是,我得站好最后一班岗啊!”

4月26日晚上,是卫容的最后一节课。

当天晚上,卫容让大家观看影片,他只能坐在沙发上。金佳霖记得,他说话时力气特别小,已有点听不清晰了,“但他也坚持着,不想让我们知道的样子”。中途起身去小卖部买水,但来回两分钟的路程,卫容却在一位老师的陪同下,走走停停,花了十余分钟。他一直坚持到放学铃声响起,与同学们简单却又郑重地道别。

4月29日凌晨3时,卫容离世。

外面阳光是暖的 想起你的笑容也是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四川传媒学院副校长、电影电视学院院长陈祖继在接受成都全搜索采访时说,“卫容老师为教学、为学生站好了最后一班岗。”

卫容病逝后,他生前教过的不少学生纷纷前来凭吊。

他的一位学生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我侧卧在床上/平静的哀默/外面阳光是暖的/想起你的笑容也是……

记得第一次见您的时候/模样和言语让我觉得这个老师很是优容/往后了解多了便更能体会您的不易/但无法分担感受您的病痛是无能为力/您眼睛那层白雾是为了过滤世间污浊/是讥讽现实和保持初心/敲打每一个字/眼泪会不自然地想往外溢/可我还是在克制/本以为这一周能让我平淡地与您对话……”

小孩积食怎么快速消食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宝宝不消化胀气怎么办
友情链接
西宁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