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神的竞技场兽族少宗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的竞技场 121兽族少宗

此刻一旁的蓝兽见此,脸色也是瞬间大变.这怎么可能呢?眼下的这种情况是什么?

这个眼下双眼大睁的蓝兽自然是很清楚的,这种能力可是只有兽族的宗亲门人才会拥有的力量。

所谓宗亲门人便是拥有这类罕见血脉之人的后继之子,因为血脉的原因单是能唤出幻兽就已经是不得了的事了。可是当下这小子唤出来却是不是普通的幻兽,而是一只上古神兽!

“什么……神……神兽金鸢……”当下那个老者见此,眼里的神情便是都深深的定格在了这一只金色的巨鸟身上。

老者连说话都变得有些□追问哑然,但是此刻第一次看到白居然变成了一只金色巨鸟的客尔和小雅等人却是更加的惊讶。

这时站在小雅身边的客尔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当下只是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这只巨大的鸟,好像它下一秒就会消失了一般。

客尔自然也是知道一些金鸢的历史的,但是那些都不过只是古人流传下来的传说而已。但是今天却是客尔亲眼所见,就凭这一面便不枉自己在世上走着一遭了。

眼下拥有这般罕见血脉的人,居然会是自己的徒弟,客尔激动得差点就要哭了出来。

此刻那只金鸢拥有的只是它自己的意识,当下被解开禁锢放逐出来却是不知道此刻外面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随即这只巨大的金色巨鸟便是回转头部高傲的向身下的人扫视电力了一番,当下它的目光突然便是定格在了小雅的身上。

这时金鸢看着小雅似乎有一些不肯定,随即便是低下了它的凑近了小雅的脸仔细的看一番。

此刻小雅被一只这么金色的巨鸟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当下眉头便是微微的皱起。

眼下这只金色巨鸟的样子在这么近的距离看来,它的每一片羽毛,头顶那两根细长的翎毛都是那么的精致。

这时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出什么眉目来的金鸢便是收回了自己目光随即便是又看了看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蓝兽。

此刻蓝兽见到这只巨鸟浑身便是都有些颤抖,这可是神兽又怎么会是他一个蓝兽可以抗衡得了的。

这时蓝兽也只是于金鸢对视着,但是蓝兽的眼里少了高傲,多了几分畏惧之色。

“蓝兽!你竟敢和神兽对视,还不赶快下来!”这时在一旁看了许多世道的老者见金鸢的眼神已经有了一丝疑惑,如果这点疑惑转变成了敌意那么后果可就不能预测了。

这时蓝兽听闻老者叫他,便是转而向面前的金鸢低下了头,随即便是慢慢后退来到了老者的身旁。

就在这时,老者突然一声令喝:“你们还不跪下来,拜见少宗主!”

此刻在老者身后的一行人听闻瞬间便是有些疑惑了,但是很快他们便是打消了心里的疑惑。他们对眼前的老者绝对的信任,既然他说是那就一定是了。

随即这一行加在老者在内便是都齐齐跪了下来,随即齐声道:“齐鲁哈达……”

齐鲁哈达便是兽族中称呼族中最高的宗主所用的称呼,当下这一行人最高的地位的便是只有这个老者,看起来兽族多年以来都是群龙无首了。

金鸢虽然不认识这些人,但是对于兽族这流传至今的仪式礼节金鸢还是知道的,当下金鸢巨大的双翅一振便是拔高了上百丈的高度。

“咻!”

它俯视脚下的一切苍生,发出一声震人心魄的鸢鸣声。随着这声尖鸣声起,金鸢的身形便是迅速向下俯冲,沒入到一个有些虚幻的人影之中去了。

随着金鸢盛大的金色光芒渐渐褪去,这时那个有些虚幻的身影便是也开始慢慢的凝实起来。

这时白依旧躺在地上昏迷着,但是看他的呼吸频率却是好像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

“师傅,那个小子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们要不要……”

“放肆!”这时蓝兽刚刚说了一般便是被老者的一声令喝压了下去,当下老者指着眼前这个人道:“你以为我刚才是在开玩笑么,他便是我们找了不知道多少年头的少宗主!”

蓝兽当下听得老者喝起,便是低下了头来,偷偷看了地上的白一眼。

这时最疑惑的还是客尔一行人了,之前到这来还要喊打喊杀的这几个人,怎么一下子便是又认了白做自己的什么宗主了。

当下老者见白依旧倒地昏迷不醒,便是要上前前去将白扶起来查看一番。

但是这时的客尔一行见到这个老头居然一人走向了白,当即便是有些紧张了,随即大喊道:“站住!你想要干什么?”

“哼,要不是看在你们是宗主朋友的份上,你们早就活不了。”说着这个老头便是不顾客尔的呼喊,直接扶起了白。

随即这老头便是把耳朵贴近了白的胸膛静静倾听起了,过了好一会儿老者才是确认白的身体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

此刻这个老头放缓了语气转而对着不远处的客尔问道:“你这里有没有避风的地方的,我要帮他疗伤。”

这时客尔面对眼前提出要求的陌生人,神色有些不确定便是下意思的看了小雅一眼寻求答案。

此刻小雅想了想便是对客尔会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便是站出来说道:“嗯,跟我们来吧。”

说着小雅便是带着这一行人向前走了,但是……突然小雅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此刻他们的房屋都才修建了不到一半,哪来的避风的地方呢?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居然忘记了这重要的一点,随即小雅没走几步路便是又停了下来。

这时跟在老者身后的这一行人,本来对此就是有些将信将疑的感觉,当下见得小雅突然停了下来,他们下意思的神经紧绷连手都是齐齐放在了自己的兵器位置。

“呃……不好意思,我们的房屋才修了一半,所以……”这时小雅说道最后连声音都小的有点像是蚊子哼了,最尴尬的事也不过如此了。

这时老者皱了皱眉,便是开口说道:“随便吧,就将就点了,我们继续走。”

听得老者的话,小雅便是带着这一行人继续往前走了,很快几人便是来到了一处满地木头好像是经中国高高在上历一一场大战一般的地方。

此刻地上依旧躺满了被白和小雅等人绑起来的奴隶们,此刻他们的精神似乎还没有清醒,虽然是被绑着的但是他们依旧还是想继续战斗。

这时客尔看着地上的人们便是开口道:“这个你们因该也解开了吧?”

老者听闻,随即便是对他身后的一个下属说了几句,随即这个人便是冲老者点了点头便走向了被绑着的这些人去。

“慢着……”这时一个有些幽然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随即一个肩头蹲了一只猫头鹰的神秘人和其余的五个人一同向这边走了过来。

“你能破了我们的阵法,我想我也能解了你的阵结。”说着领头的那个神秘男人便是走向了老者叫来的人的前面。

随即这个是一种非常不多的方式;目前很多医院都具备了seo方面的专业人才。神秘男人蹲下身来,当下便是自地面上拉出了一道黑色的符文,只见他不断转动这些符文把他们重新组合了一番。

很快这些符文便是跳动了几下,随即便是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就在符文消失的那一刻,所有的人也是突然间变得清醒过来。

“什迪,你去把他们的绳子解了吧。”客尔对着身边的什迪开口说道,什迪听罢便是点了点头走向了这群人。

这时奴隶见到自己都被五花大绑着,当下更是不知所措了。此刻什迪和欣儿走近了这些奴隶的更前把他们身上的绳子都解了下来。

在几人忙这头的时候,那个老者和他带领的一行人可没空去管这些,当下便是由老者亲自带着白来到了不远处的这半间屋子。

“他们这也太穷了吧,比我们过的还要寒酸呢。”这时一旁的蓝兽见此便是皱了眉头,要是在兽族的话,这样的房子连关牲口都觉得有些不妥呢。

“就将就着点吧,你们在外看着,不许任何人进来,我要为少宗主疗伤。”此刻老者脸严肃对着身边的几个人开口说道。

“是!”

几人听闻当下便是低下头头齐齐回应了一声,随即这几个人便是把老者和白围在了内侧的圈子之中。

这老者的身份既是当下兽族的大长老,也是兽族之中专门治疗一些伤的医者,俗称鬼道子。

这时只见得这个老者手中的金针上下飞舞着,很快白的身上便是被扎上了数百针。

白的身体虽然自愈能力很强,但是蓝兽当初对白身体对伤害也是不轻,若是不加治疗,也许得用半个来月才能恢复如初。

但是此刻眼下有这样的一个医者,情况就大不一样了。金针过后,随即鬼道子便是又拔出了两瓶秘制的药水使其顺着金针流进白的身体之中。

只是经过鬼道子的一番治疗,白脸上的气色很快便是有了明显的好转。鬼道子见白的气色恢复的不错,便是微微点了点头。

很快,他便是走出了几人围成的圈子对眼下的几人说道:“跪下!”说罢,鬼道子便是先向白跪了下来……

[本书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西安子宫内膜炎治疗哪家好
乌鲁木齐哪家治妇科医院好
银川宫颈糜烂
友情链接
西宁旅游网